Monday, December 15, 2008

你在那里啊?

前天在睡梦中收到死党的一则短讯,内容是怪怪的感叹人生。我只简单的以“?”回复。

隔天想起,尝试联络时,就一直联络不上至今。

都两天了,但愿能尽快收到音讯!

老兄,别玩了!